just一个小片段。昨晚失眠的产物……ooc有。

   绿谷出久在温存时对轰焦冻左眼处的暗红色痕迹格外照顾。

   “格外照顾”这个词甚至有些轻了,换成“热衷”或许更为贴切,非常痴迷的。

    这个暗红色的伤痕在轰焦冻脸上有着微妙的违和却和谐的感觉。绿谷出久想这是轰君左半边头发是红色的缘故。

     可能和绿色的眼睛也有些关系。

     绿谷出久舔吻着那块皮肤,细致又温柔。他跨坐在轰焦冻身上,轰焦冻向后靠时肩胛骨撞到床头发出一声闷响。蓬松的被子被推到一边,被角搭在轰焦冻的小腿上,有些痒。

     他的心也有些痒。

     绿谷出久胸口和他紧紧贴在一起,呼吸起伏时两个人的肌肤骨骼契合在一起,黏腻得让人忘了思考。

     绿谷还在亲吻轰焦冻的左眼。那里变的湿漉漉的,水渍印在暗红色的痕迹上,十分色情。绿谷的牙齿轻轻叩在轰的脸上,齿印浅浅刻下顷刻间又消失。

     眉毛,睫毛,额发下的皮肤。

     水声和呼吸声纠缠交错在一起,肢体搂抱着解开衣服。

    

:)
其实我吃大三角。但是不会写,过一会写个差不多的胜出。
轰是左眼处的疤痕,小胜是什么呢……如果真那么写会不会太太太太太太羞耻了啊。

评论(1)

热度(9)